私欲膨胀混淆官商界线 水务局长前程尽毁 ——安宁市水务局原局长李保明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来源于:安宁市纪委

发布时间:2018-10-12 15:49:15

编辑:安宁—矣泽芳

“我自2013年任安宁市水务局局长期间,由于放松了对自己的纪律约束,受金钱驱动利用手中的公权攫取私利,最终触犯了法律,辜负了党和组织的培养,给家人蒙了羞,我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安宁人民,自己酿的苦果只有自己咽,我深感悔恨……”2018年6月安宁市水务局原局长李保明接受庭审时一番真诚的忏悔,使在场旁听的50余名科级领导干部心灵受到强烈震撼。

不知敬畏法纪,触碰廉洁“高压线”

二十五年来,李保明一路从一名普通的水利勘测设计队员到安宁市水务局局长、党的正科级领导干部、市委候补委员,成功的背后实属不易。李保明在安宁市太平册峨三家村农村长大,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家庭经济常常捉襟见肘。父母的含辛茹苦,加上李保明的聪明勤奋,虽然家境贫寒,他却考取了云南农业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成为家族的骄傲。毕业后,李保明被分配到安宁市水务局工作,成为别人眼中端上“铁饭碗”的公务员,整个家族更是以他为荣。水利工程科班出身的李保明,对水利建设方面是个行家,经其自身不断努力在单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走上领导岗位,虽然事务繁忙,其还挤出时间继续进修取得西南师范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学士学位证。2002年7月李保明被提拔为安宁市水务局副局长,2013年3月被提拔为安宁市水务局局长。然而随着职务的升迁,守着水利系统工程发包这一缸香喷喷的“大米”,李保明逐渐被贪欲冲昏了头脑。尤其在担任安宁市水务局“一把手”后,他想的不是如何“造福一方”,不辜负组织的信任,而是打起了权钱交易的算盘。最终决堤的贪欲就像洪水,将他自己淹没。

早在2017年2月,安宁市纪委就接到一封群众举报信称,安宁市水务局局长李保明作为公务员收入与支出明显不符,在河道治理工程及安宁水利工程上采用围标、串标、虚高工程造价等方式将工程发包给与他私交好的老板,还违反《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的规定在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持有股份。针对上述线索,安宁市纪委第一时间启动了调查程序。2017年4月,安宁市纪委向李保明发出其可能存在经济问题的函询通知书。收到调查函询的通知后,面对市纪委“一寸不让”的调查攻势,李保明依然抱侥幸心理对被举报的问题全部否认,称“自己平常生活上较为节俭,工作中严格按照规定进行项目招标,不存在生活作风和纪律作风不正的问题”。在向组织书面说明情况后的一段时间里,李保明感觉一切又都风平浪静,继续向承揽水利工程项目的承包人收受贿赂。经查,2013年6月至2017年6月,李保明在担任安宁市水务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水利工程承揽方何某某、李某某等7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收受何某某、李某某等7人贿赂款90余万元。不仅如此,李保明还在何某某的公司里暗中持股。

以权谋私尽毁前程,对面审判方知悔

2018年6月李保明受贿案公开开庭审理,针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李保明当庭表示:“我都认罪,具体受贿金额,以法庭查实确认的为准。”坐在被告人席的李保明低着头,早已没有了往日局长的神采威严,他的家人也来旁听庭审,看到李保明到庭后她难以抑制地抽涕起来。

自李保明当上水务局局长后,何某某等工程项目老板就以人情往来之名与其套近乎,双方逐渐结成权钱交易的利益共同体。由于李保明的照顾,何某某等人在安宁市辖区内经常能拿到如水库建设、水库加固、河道清理等水利工程项目。这些工程项目表面上看都走了招投标程序,但其实所谓的招投标不过是走一个程序罢了。李保明为了让与其有不正当经济往来的某一公司中标,会主动跟招投标公司打招呼,然后让目标公司找几家公司来陪标,表面上看都合法合规,实际都是李保明私下暗箱操作。因此,这些老板朋友逢年过节,都会给李保明“意思意思”,小则几千,大到上万,李保明都照收不误。

“你收受这些钱,都用在哪些方面了?”面对主审法官的发问,李保明称“我受贿来的钱,都是拆东墙补西墙,用在了家里的开销上。我在安宁市区有一套房子,还在安宁太平贷款购买了一套高档住宅,另外买了一辆车。”据李保明交待,他为了入股何某某的公司,在里面暗中持股,倾尽了自己多年的积蓄,还向别人索贿贷款,入股在这家公司。

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据李保明交待 “安宁草铺一个水利工程项目中,由于包工头给我送了钱,后来工程质量出现问题,安宁市水务局多次要求对方返工,但对方抵死不干。当问题摆到我面前时,我也拿这个老板没有办法。”

2018年3月,李保明受到开除党籍及开除公职处分,相关违法犯罪问题等待司法机关处理。“在违规违纪的情况下,我出资入股某水利公司,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私利,同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使自己由一名党员干部逐步沦落为人民的罪人。”李保明对自己的罪行进行了深刻的忏悔。虽然言之切切,但悔之晚矣。当贪欲膨胀战胜了纪法约束,这样的结局并不让人意外。案发后,李保明的家属主动退赃73万余元。

很多时候人们总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其实很多时候事情一旦做错了,便很难回头。就李保明而言,其法纪意识极其淡薄,发现有利可图,觉得工程嘛,给谁做都一样,不如照顾自己的老同学以拉近关系,还可以额外拿一笔钱。直到最后接受法庭审判时,才发现自己因一时的贪念而自毁前程是多么愚蠢!(刘春杰)

Copyright ©2015 昆明市党风廉政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滇ICP备07000700号 网站声明

来信请寄:中共昆明市纪委信访室 昆明市监察局举报中心 地址昆明市呈贡新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7号楼 邮编:650500

举报电话:0871-12388 0871-63134712 举报网址:12388.km.gov.cn